主页 > 注册 >

官方首次公布危化品种类和数量

时间:2015-08-20 11:25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19日,国务院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调查组第一次全体会议在天津召开。调查组组长、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强调,要依法依规彻查事故原因,认真查明事故性质和责任。
 
现场危化品多调查难度大
 
依据《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国务院令第591号)第六条第二款的规定和《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国务院令第493号)有关规定,18日国务院批准成立了由公安部牵头的事故调查组。
 
杨焕宁指出,天津港“8·12”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造成的生命财产损失非常严重,现场情况十分复杂,危险化学品种类多、数量大,调查难度很大。调查组全体成员一定要深刻认识此次事故调查工作的重大意义,切实增强使命感、责任感,敢于担当,不辱使命,认真履职,团结协作,全力以赴完成好各项工作任务。
 
确保调查结论经得起历史检验
 
杨焕宁强调,事故调查工作要坚持“科学严谨、实事求是、依法依规、安全高质”的原则,全力投入事故调查,全面查明事故发生的经过、原因、人员伤亡情况及造成的损失,准确认定事故性质和事故责任,客观评估事故应急救援情况,深刻总结此次事故的教训,依法依规提出对责任人和责任单位的处理建议。调查工作要讲原则、讲效率,只要涉及事故原因、事故责任的,不管涉及谁、不管有什么背景,都要查清、查细,一查到底,确保调查结论经得起科学的检验、法律的检验和历史的检验,给党和人民一个负责任的交代。
 
据了解,国务院调查组由公安部、国家安全生产监管总局、监察部、交通运输部、环保部、全国总工会和天津市有关部门的负责同志组成,最高人民检察院派员参加。调查组同时聘请了相关专业的优秀专家参与工作,为事故调查提供智力和技术支撑。
 
事故第7日
 
遇难者114人
 
其中,公安消防人员19人、天津港消防人员34人、民警7人、其他人员41人,未确认身份13人。
 
失联者65人
 
其中公安消防人员5人,天津港消防人员44人,民警4人,其他人员12人。
 
伤员677人
 
目前共有住院治疗人员677人,其中危重症伤员56人,累计出院107人。
 
1.7万户房屋受损
 
17000多户家庭的房屋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涉及170多家生产企业,3万多人受到影响。
1、爆炸核心区清理150吨氰化钠
 
天津市副市长何树山昨日确认,天津港爆炸事故核心区危化品有七大类40余种,目前已在核心区清理出氰化钠150吨,运往厂家回收。
 
何树山表示,目前掌握数据显示,爆炸区仓库里有危险品七大类,40种左右,2500吨。主要是氧化物、易燃物体和剧毒物三大类。
 
据何树山介绍,爆炸区有包括硝酸铵、硝酸钾在内的氧化物共有1300吨左右;金属钠、金属镁等易燃的物体有500吨左右;以氰化钠为主的剧毒物700吨左右。
 
何树山称,现在危化品存放地,三公里半径内已经全部搜寻完毕,搜寻数量约为100公斤,大部分危化品仍留在围堰内。“我们已在核心区清理出氰化钠约150吨,运往厂家回收。其余部分料已爆炸完毕。”
 
对于何时最终处理完成,何树山说,现正处第一步勘查阶段,也是最困难、最危险阶段。过了这个阶段后,即开展清运、洗消、转运等处置。据中新网
 
2 、地下水土壤监测修复成难点
 
天津市环保局从18日起每隔两小时发布事故核心区外实时监测情况。从昨日连续更新的情况看,此前发现氰化物和挥发性有机物的大气和水的点位,浓度或下降或未再检出,污染程度呈下降趋势。
 
国家城市环境污染控制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彭应登表示,这种下降趋势有两方面原因,一是说明火势蔓延已被控制住了,地面挥发的污染源减弱,二说明污染物在空气中得到了扩散,浓度不再可能增加了。
 
其表示,此前爆炸后升空的黑烟团,也随着西南风飘到渤海上空被稀释,已经完全扩散开来,没有影响到天津市区。
 
他表示,从现在情况看,事故造成的空气污染不再是大的问题,地表水已经被隔绝,但要关注的是地下水和土壤的污染。
 
他说,塘沽地区浅层水较为丰富,地下水跟周边连通,可能会造成交叉污染,而土壤比水的问题更复杂,也更难监测,地下水和土壤将可能是下一步监测、评估和修复的难点。
天津港“8·12”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中,失踪的天津港公安局副局长、消防支队支队长陈嘉华的尸体已经找到。“8月16日是嘉华的生日,就在这天,我们找到了他的遗体。”陈卫红泣不成声地对记者说,丈夫生前无数次深夜赶赴突发火灾现场。他有一次曾开玩笑说:“我真应该把遗嘱先给你立好。”陈卫红没想到竟一语成谶。
 
“8月12日晚上11点钟左右,嘉华接到前方火情电话,只穿了T恤和牛仔裤就开车奔往现场,11点30分左右我接连听到两声爆炸巨响,打他的电话就再也无人接听。”陈卫红当晚立即打车奔往爆炸现场寻找丈夫,在声嘶力竭地无数次呼喊丈夫姓名后,始终没有听到回答。12岁的儿子也跟着她到了现场,一直安慰她说:“爸是救火英雄,一定还在某个地方救火。”然而,之后的几天丈夫始终没有回来。陈卫红找遍了附近的医院也没有发现丈夫,他的名字出现在官方公布的失联人员名单上。
 
“8月16日我们在天津市第五中心医院发现了丈夫的遗体,是根据他鞋子的大概外形、大小发现的,后经确认这个人就是他。”陈卫红对记者说,那一天正好是丈夫44岁的生日,她整个人都崩溃了。陈嘉华是一个“工作狂”,几乎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消防事业中,一年多数时间都在救灾现场,或参加专业学术会议,只有大约3个月时间能陪伴家人,没有时间和精力照顾家里,甚至连买房、装修都是陈卫红靠一人之力完成的,但她从无怨言。
 
“知道他是一个责任心很强的人,我们俩是天津城建学院的大学同学,毕业后决定嫁给他,就是觉得他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她说,他习惯每天夜里零点以后睡觉,因为晚上是火灾高发时期,如果睡觉时窗外传来消防车汽笛声,他从梦中也会蹦起来,抓手机打电话确认。记者看到,从事了20多年消防专业的陈嘉华未更新的微博里,发表的内容全是火灾逃生方法和技巧。
 
陈嘉华当晚走之前没有留下一句话。陈卫红曾无数次想,要是自己能像往常一样问他一句,哪怕挽留他一两分钟,也许能挽回丈夫的生命;但她也非常清楚,如果丈夫还活着,看着自己这么多兄弟牺牲,会更痛苦。陈卫红告诉记者:“他生前有一个愿望,就是呼吁给基层消防员战士涨点工资,他们每天冒的生命危险太大,很多都是年轻淳朴的小伙子,收入却很低,生活太不容易。”
 
陈嘉华的哥哥陈嘉军在津南咸水沽镇务农,他至今还觉得弟弟的牺牲是一场梦。“他前两天还给我打电话,说自己工作太忙,老父亲脑出血也无法回去看望,让我多陪陪父亲。”陈嘉军红着双眼哽咽地说,弟弟从小就是班干部,大学时是学生会生活部长,一直家人们的主心骨,“我至今难以置信,嘉华再也回不来了。”
【责任编辑:administrator】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