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际 >

外企加速撤离中国

时间:2015-02-27 09:24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近期,“外企加速撤离中国”的说法见诸一些媒体,并列举了一些事实。但总体而言,这些报道盲人摸象的角度比较多,比较偏颇。
据媒体报道,春节前夕,日本知名钟表企业西铁城在华生产基地——西铁城精密(广州)有限公司宣布清算解散,千余名员工被解除劳动合同,限期离厂。与此同时,微软则计划关停诺基亚东莞工厂和北京工厂,并加速将生产设备运往越南工厂。微软在东莞和北京两地的关厂,将总共裁员9000人。
同时,有媒体列举其他一些知名外资企业,如松下、日本大金、夏普、TDK等均计划进一步推进制造基地回迁日本本土。优衣库、耐克、富士康、船井电机、歌乐、三星等世界知名企业则纷纷在东南亚和印度开设新厂,加快了撤离中国的步伐。
不过,由此得出“外企加速撤离中国”的结论无疑是一叶障目。事实,尤其是宏观的事实是由许多碎片拼成的,如无坚实的整体观察和数据描述,下的结论也就难以客观。
我们从国内和国外两个数据来看“外商加速撤离”的情况到底如何。
根据国内商务部的信息,2014年我国实际使用外资1195.6亿美元,同比增长1.7%;且对外和吸收双向投资首次接近平衡,单笔合同额较去年上升14%。
而根据联合国贸发会的数据,受到全球经济疲软,政策不确定性和地缘风险等影响,2014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较2013年下降8%,降至约1.26万亿美元。但是,中国去年吸引的外国直接投资约为1280亿美元,较2013年增长约3%,成为外国直接投资第一大流入国。
但中国工人在产业变迁中将受到冲击

虽然外资加速流出的说法站不住脚,但是国内产业结构确实在发生比较大的变化,在这个过程中,拥有知识资本比较低的工人群体受到的冲击最大。
从外资进入中国投资行业的变化来看,服务业吸引外资超过制造业。2014年服务业外资流入已经占到总量的约56%,其中分销服务业、运输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规模较大;而制造业吸引外资金额下滑,占总量的比重继续下降。
其次,对制造业而言,由于工资和生产成本持续上升,部分劳动密集型低端制造业的外资企业将生产基地迁往低收入国家,但流入中国高科技产业和高端制造业的外资却有增无减,显示了吸引外资制造业的质量提升。
从碎片化的信息来看,只要上网搜一搜,就能发现,很多企业是在调整战略,不但有旗下企业迁出,也有企业迁入。比如国内广大的汽车市场吸引外资在内地建设汽车工厂;英特尔、三星等企业也在国内投资数十亿美元,在成都、西安建立高端测试技术和芯片设计等高科技工厂;医药巨头美国强生公司在上海设立亚太创新中心,下辖新加坡、澳大利亚、日本三个研发分部等。
在中国目前的产业变迁中,拥有知识和技能的工人受到的冲击较小,受到冲击最大的是知识技能较低的工人。在前例中,微软裁员诺基亚的员工也许能够在一段时间内找到工作,而西铁城精密的员工找到新的工作可能就就要花费一定的时间,而原来在优衣库、耐克等工厂打工的工人,在工厂迁出后,找到新工作的难度更大。
要保护劳动者,而非就业岗位

如上段所言,在产业变迁中,低端劳动者受到冲击最大,但是,我们应不应该限制这些外资流出,从而保护就业岗位呢?显然不能。
一个简单的逻辑是,如果我们为了保护就业岗位而保护就业岗位,抵制资本和产业流动,抵制企业自由迁入迁出,抵制高新技术替代工人劳动,那我们的生活水平将永远保持在工业革命以前。
虽然道理看起来容易接受,但在现实中,人们往往因为保护就业岗位而抗拒经济变化。由于新技术、新产品、新服务、新的产业变迁将替代一部分就业岗位或改变岗位结构,因此在历史上常常会有借保护就业者(岗位)之名而抵制变化的运动,如纺织工人抵制纺织机,马车工人抵制火车,工厂工人抵制产业变化等。
人们对就业岗位变化和失业的担心,甚至衍生出许多相应的经济理论,典型的如“卢德谬论”——认为生产力提高将增加失业。不过从历史来看,新技术将带来更低的成本、新的消费和新的岗位,从而导致更高的可支配收入和生活水平。
保护劳动者最好的办法是增加知识资本

个人发展和国家一样,通常要三步走,首先从用自己的劳动力交换价值开始,然后是通过学习积累获得知识交换价值,最后是通过前两者积累的资本交换价值。一般而言,劳动力回报最低,知识回报较高,资本回报最高。
这三者的顺序一般难以打破,且都需要时间积累。对于劳动者个人而言,适应产业变迁最好的方式就是学习和培训,也即增加知识资本。
在产业变迁中,具有知识的劳动者受到的冲击较小,如微软裁员诺基亚员工,可以在较短时间找到新工作,这是因为他们拥有知识资本,可以在相似的企业通用,并向更低端的工作兼容。
而低端产业的工人,可能就会受到更大的冲击。如在富士康工作的工人,只需要高中或初中毕业文凭即可,耐克、优衣库等工厂的要求就更低。一旦失业这部分工人将面临较大的择业问题和更长的失业时间。
新技术、新服务、新产品需要工人有新的技能掌握,也需要有大量民间的培训机构提供服务。这是因为,民间培训机构可以更好的知道市场最需要的技能。可以看到的是,随着近十年中国经济增长,大量提供相关技能的职业技术学院获得了市场肯定。
而在本月2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为中,也决定加大对中等职业学校和普通高中国家助学金补助标准,加大对经济困难家庭的助学力度,加快技能型人才培养,意在提高整体劳动者的知识资本。可以说,这步棋在高层已经得到了认知。
此外,从外商投资的地区分布变化看,中部实际使用外资增长较快,东、西部地区小幅增长,西部略快于东部,这就需要给工人更多地区选择权,进一步解放和加快户籍和农村土地产权的改革,让这部分工人没有后顾之忧。

【责任编辑:administrator】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