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内 >

独生女称父母"老东西老妖婆" 被父亲抡凳砸死

时间:2015-03-28 08:35

来源:新闻晨报(上海)作者:admin点击:

刘阿姨向旁人讲述事发经过

女儿发的短信内容

有谁能相信,一位老实、忍让的父亲会走上杀女的绝路?这场人伦惨剧发生在3月25日22时30分许,浦东新区北蔡镇莲溪路477弄某室内,56岁的父亲用凳子砸死了29岁的独生女儿。

犯罪嫌疑人苏某被民警当场控制。他交代,自己长期与女儿关系不和,在案发当日两人再度发生争执,遂持家中凳子击打女儿头部,致其死亡。

女儿深夜砸门怒骂父亲

25日晚,到底这对父女间爆发了怎样的激烈冲突?

26日上午,在案发小区,记者见到了死者母亲,即犯罪嫌疑人苏某的妻子——54岁的刘阿姨。

“昨晚的事仿佛一场噩梦。”回忆起案发经过,刘阿姨说:“昨晚十点左右,我和老公都躺下了,9岁的外孙已经入睡了。忽然听见大门外有钥匙开门的声音。因为我家门里面上了保险闩,所以外边的人打不开。对方就大声呼喊、敲门、撬锁。”

听出是女儿的声音,父亲打开了门。女儿气势汹汹,手敲桌子,对她父亲吼到:“老畜生,楼下我带来一车人,今天有你没我!”父亲见状马上让妻子溜出门报警。

在女儿和父亲发生争吵时,刘阿姨不顾一切地跑到小区18号,想报警,但手抖得拿不住手机,邻居郑先生帮她拨打了110。

有男子威胁邻居少管闲事

不久,警察来了。刘阿姨跟随警察一起上楼,发现女儿已经躺倒在客厅中,头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地上有个破损的凳子,上面沾着血。父亲苏某随后被警察带走。

邻居郑先生翻出手机记录告诉记者,当晚,看到刘阿姨惊慌失措,手在发抖,于是帮忙报警,拨打110的准确时间是22时08分。

当晚,一位50岁左右的女邻居见到了死者的同伴。该邻居描述:“当晚10点多,看见一位50多岁的男人坐在苏家单元门外的草坪边,一会儿喊‘我的脚断了’,一会喊‘楼上杀人了’‘苏苏,你可不能死啊’。”

警察到场后,该男子请求警察让他上楼看一眼女伴伤势如何,警察拒绝了他的要求。他又托人取他落在楼上的黑色背包,但没有人愿意帮忙。有邻居看到,警察拿到了该男子的黑色背包,里面都是“凶器”。

当晚在房内熟睡的9岁小男孩是死者的大儿子,他睡着了,什么都没看见。有人看见,守在门外的那位50多岁的男性曾手持一根类似钢丝的东西威胁邻居少管闲事,并扬言要挑断管闲事人的脚筋。

女儿曾烧伤父亲半个身子

刘阿姨讲,老苏长期与女儿关系不和,之前还没闹得这么厉害,矛盾激化也就是最近半年的事。刘阿姨清晰地记得,女儿第一次打父亲是去年9月25日。“她拿一根一尺多长的螺纹铁棍打她父亲。之前,只是隔三差五地上来吵一吵。”刘阿姨回忆,女儿总是向家里要钱,金额巨大,引起了老苏的怀疑。

老苏听民警说,突然缺钱,不是赌博就是吸毒。因为担心女儿沾染恶习,去年10月初,老苏拉女儿去做毒品检验,结果让老苏长出一口气,女儿没吸毒。第二天,女儿回家来报复——她一手往老苏身上泼酒精,一手用打火机点火。酒精迅速燃烧起来,造成老苏左半个身子严重烧伤。

之后,刘阿姨带老苏去验伤。刘阿姨说:“本来很生气,想起诉女儿,给她应有的惩戒,不能任由她无法无天地闹下去。但后来心软了,想到两个外孙还那么小,有个蹲监狱的妈,前途会受到影响,就放弃了起诉。”

称父母“老畜生、老妖婆”

翻看着手机里女儿发来的短信,刘阿姨气愤地说:“她不断发短信故意气我们,还不断伤害我们。”在这些短信中,全然不见“爸”、“妈”,而是称呼父亲为“老东西”,称呼母亲为“老妖婆”。一条短信写着:“由于你的电话打不通,老妖婆电话也打不通,你也不回信息,所以我已准备好全套装备和人员来会会你,你(下班)的路我都知道……全程监控。”

刘阿姨说:“女儿威胁我们,说花钱雇佣了十几个打手,在她爸下班的必经之路堵他,要打他。发了这条短信后,他们真的安排人在路口围堵,但她爸骑助动车,速度很快,逃走了。”

老两口两年给女儿40万

“半年内,我们老两口前前后后加起来,一共给了女儿40万元,但她还不满足。”刘阿姨伤心地说,2013年4月24日,女儿说做服装生意需要本钱,老两口给了她10万元。2013年9月21日,又给了2万元。2014年9月29日,本来她向父母要10万元,老两口不同意,经小区居委会调解,给了女儿3万元。2014年10月24日,老两口又给了女儿25万元,至此,老两口两年内给了女儿40万元。当天,他们还签了一份协议,规定将现居住房子里属于女儿的三分之一产权,按照每平方米2万元的价格,换成现金共80万元交给女儿。因为前面已经给了40万元,剩下的40万元要在2016年之前付清。

“这份协议是双方签字同意的。”刘阿姨说,“但不久,女儿又找上门来要钱,并对我们吼道,‘你们能不能活到2016年还不一定呢’。”

外人看

两任居委书记:苏家女儿没有亲情可言

26日上午,十多位小区居民围在刘阿姨身边,表示愿意联名为老苏请愿。一位阿姨说:“老苏是个老实人,待人和气,小区里遇见了经常主动打招呼。从来没跟邻居有过争执。”

居委会新旧两位书记参与调解过老苏家的家庭矛盾,她们也表达了对老苏的支持。居委会前任书记庄女士,2014年退休,她说:“老苏家老两口和女儿的矛盾我们都知道,调解过很多次。老苏夫妻为人老实,女儿是个不孝女,只知道向父母要钱。半年内,来家里骚扰父母十多次了。”

现任居委会书记郭女士介绍:“我们小区的居民多是附近动迁过来的征地农民,他们很多人原本就熟识,对老苏的为人,大家也都比较了解和认可。”1998年至今,老苏一直在中石化加油站工作。在单位同事眼中,老苏是一个有口皆碑的“劳模”。

“苏家女儿没有亲情,对老人、孩子都太冷酷。”郭书记因组织调解曾见过苏家女儿两次,她说,“印象中,苏家女儿长得不错,但穿着打扮像个小太妹,对父母说脏话、吸烟。最特别的是,她看父母的眼神冷冰冰的,毫无亲情的温度。”

父亲同事:他女儿闹到单位直呼“老畜生”

老苏所在班组的班长潘峰说:“1998年到2008年,老苏曾在中石化其他几个加油站工作。2008年至今,我们一起在成山路加油站共事。我们班组一共四个人,我收费,老苏和两位女同事在外面加油。他踏实肯干,还经常帮助两位女同事处理些棘手的问题、干些重活。老苏生活俭朴,他的饭盒里永远只有一个素菜。”

该加油站站长朱先生透露,“直到老苏的女儿闹到单位,同事才知道老苏家里也有一本难念的经。一月份,她女儿和一位50多岁的男人一起到加油站找过老苏两次,两人张口闭口‘老畜生’,出言不逊,很不讲道理。”

亲人叹

死者母亲:外孙曾被他妈打得吐血

“女儿不喜欢学习,初三没毕业就跑到社会上闲逛。求了校长,才勉强拿到一张毕业证。毕业后,女儿也没什么正式工作,又结识了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刘阿姨说,问女儿在做什么,她总是不耐烦地回答,“你们不必知道”。

后来女儿结婚了,女婿姓徐,人不错,育有两子,大儿子9岁,上三年级,出生至今,住在外公外婆家,由刘阿姨和老苏一手拉扯长大。小儿子4岁半,不在上海,住在爷爷奶奶家。然而,好景不长,3年前女儿女婿开始分居,至今未办理离婚手续。

据刘阿姨说,女婿是受不了其女儿,把自己“藏”了起来,拒绝再联系。女儿为找到女婿,拷问大儿子,“你爸的车牌号多少?住址?单位?”大儿子回答不出,便遭一顿暴打。

一次,刘阿姨发现外孙身上满是瘀伤,问了才知道,是被他妈妈用铁棍打得吐了三口血。郭书记则说,苏家女儿亲口对她说过,小时候曾遭父亲打骂,当时太小,无力还击,现在长大了,可以还击了。

记者问刘阿姨,女儿小的时候打过吗?刘阿姨回答:“小时候父亲打过她,哪家教育孩子不是这样呢?”


【责任编辑:administrator】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